田野調查的魔幻力量

田野是生命經驗,是不斷自我辯證的過程。

彷彿在田野夠久,某一天就會突然「悟道」

漸漸好像有這種感覺~似有似無的奇妙感。

想要用觀察與參與,急切的去捕捉脈絡感。

但往往追尋不到,所以答案到底在哪裡?

最好不要靠問去問出來,從日常生活開始去感受、觀察!

閒談,可以做為田野的材料?怎麼感覺好像沒有在做田野調查,但在話家常、過日子中會逐漸養成對脈絡感的習慣,答案就在日常中。

以上是從泰國回來後的感受之感。

4

一放寒假,就出發去泰國做研究,現在回顧起來,好像又更清楚認識什麼是田野研究。

回來後做了一些文獻搜尋的同時,好像對於知識有了一個新的啟發。

搜尋的過程中,看到了兩本書!

《田野的技藝》及《辶反田野》,書中描述著人類學、社會科學學者在田野記錄的故事。

當時還是年輕教授的學者們,用自己的故事,描述他們自身在田野調查經驗時,發生的事情,及自我反思的對話過程。

那個場景就好像目前的我們,拿著自己的訪談題目,很希望受訪者說出答案。

但其實越是希望這樣,往往卻問不出我們想要的內容。

然後…內心就開始著急了….>< 因為實在問不出什麼細節來~

書中的文筆,隱約就像我們!好有共鳴!

透過大量的文獻閱讀可以發現一些學術歷史背景,且向學者前輩們學習他們的寫作過程。(果然是書讀太少...><)

田野調查也是一場人類學。

老師說:「怎麼只去一周,怎麼不多待幾天?」

當時的很多困惑是?受訪者不一定能長時間配合。

忐忑的帶著問題,或許這就是田野調查中的不安感吧!

再次踏入T公司,記得進到會議室時,某位主管說,這只是一份報告,不是市場調查,你去每間公司問的議題,回答出來的答案都是差不多的。

當時的心裡著實感到沮喪,我不是因為要寫報告才...,我是要做研究...

晚上回到飯店,研究所同學說:「每天要將訪談內容作記錄。」

當時我其實也是有些不懂,為什麼?

怎麼會需要熬夜每天將內容寫出來呢?隔天依據訪談大綱提問不就對了嗎?

同學說:「將受訪者的內容寫出來,我可以針對他的內容,再下一間廠商做訪談時,改進自己問問題的技巧及方式。」

突然,我又學到一課了,心裡欽佩到不行。

轉換自我心態,才可以在田野中更融入!

進入田野,當時我才了解老師所說的話,待久一點,因為這樣我們才能有時間慢慢體會在當地的感覺,慢慢融入與這個國家的社會連結。

隔天進入D公司。

.jpg

當初跟著TD大廠一同來到泰國,該公司九成業績為大廠訂單,但隨著大廠逐漸抽單後,企業面臨轉型,想辦法去發展與其他國家合作的可能性,廠商在闡述的內容時,說到:「你不是日本人你要跟他們談還是有點難度,包含汽車,那個產業的等級越高,他對新廠商的開放度就越低。

那個當下突然覺得,「對!」就是這個,我想要的答案在這!

且在搜尋文獻的過程,回顧臺商的社會學,才曉得原來臺商這個詞,並不是已經出現的專有名詞!透過歷史的脈絡,去發掘臺商出發到海外的原因。

進入了田野觀察,這個觀察體會都成為我們的經驗與知識來源,我想這也是身為研究生的樂趣。

「透過身體的經驗,產生的知識。」

希望能將在海外打拼的臺商故事,努力拼寫出來,做一個記錄。海外奮鬥史,隱形冠軍。

3

所以一次又一次的田野,不管是好的還是讓人崩潰的,不管是被熱烈歡迎或是難堪尷尬,接受每一次,每一刻的相遇。

田野,教會我們如何坦然與未知共處。

2

筆下田野生活的點點滴滴,赫然發現語調又有不同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