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派越南 Day 34

11/28(一)

一早天氣冷冷的,腦袋還在迷迷糊糊中,經理訊息傳來說:「她部門的人有還東西給我們嗎?(十天前)」因為你們部門的人說:「東西不見了!」

我左想右想,一開始說:「沒有」,之後又回說:「好像有看過又好像沒有。」

之後經理就去調監視器,沒多久我也被叫進辦公室,我人生第一次站在螢幕前看監視器快轉回放,最後答案竟然是從我手中接過放回業務的抽屜裡。

看到那畫面的當下,我好傻眼,怎麼是我,但我剛剛真的想不起來,經理一直說:「沒關係沒關係。」但我還是好愧疚,我們繼續一路看到下班時的畫面,那個物品都一直在抽屜裡呀!所以沒理由說它不見~~

之後經理想了想,也想到有看過打掃阿姨曾一直盯螢幕看很久,一定有問題,所以把一連串的線索串起來,覺得應該是故意假借這個東西不見,想要要求看監視器,所以我們不要理他們~

從此事件看來,我以後還是要「高度戒備」所有人事物,什麼時間點、什麼事情,我做了什麼事情,別人又做了什麼事情,事情經過探尋、揣測,分析出答案,但心好累~為什麼總要處裡這樣莫名其妙的事情。

另一方面,也讓我從監看螢幕中看到自己的工作狀態,嗯~原來這就是我,原來這就是工作中的我,另一種認識自己的方式。

今天換業務、會計部門大改造,經理把大家叫來請翻譯翻,說明她等等要看到的狀態,也告知業務部,如果要去現場要告知她才能去,如果她不在就告訴我。

看著翻譯翻著,眼裡看著心裡想著,好的翻譯除了翻主管講的內容,但如果能連主管講話的語調高低都表達出來的話,那實在很不錯,但也不容易。

之後大家開始整理、整頓,我先去隔壁辦公室使用電腦,以免阻礙他們整理,下午整理好,經理就開始考試,問什麼東西在哪裡?並計時看什麼時候找到。

他們一邊緊張一邊又覺得好笑,因為找很久找不到。

只是把資料擺放好,所以實際上要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內找到並不容易,因為並沒有整理好,我在隔壁聽到都很想笑,此刻就像當時社團評鑑一樣,問你資料,就要馬上把本子拿出來,並把資料翻好一樣。

下班後,繼續跟經理腦力激盪討論著,那些資料可以怎麼做怎麼改,最後我的想法被採納了!(覺得開心~),從中聽著經理的想法,經理也回說:「所以你的意思是~」聽聽他人的想法,去了解別人怎麼想,提出自己的看法,就有機會找到共識。

雖然我很想幫業務他們做,但經理都會說:「請他們把資料給你,你要什麼表單,去跟他們拿。」

我想如果是管理職的人不應該都是你做,應該是想好一套想法,請部屬去執行,然後主管再修正。

但現在的我,剛好卡在這兩者中間什麼都不是,雖然會請他們把資料給我,但我想有時間我還是會想想,如果我是部屬,我要怎麼做,如果我是主管,我想看到什麼內容。

我好喜歡像今晚這樣的學習模式。